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我在平行时空的日子 五十九、夜幕无耻地猥亵着纽约哈莱姆区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7:50:48

我在平行时空的日子 五十九、夜幕无耻地猥亵着纽约哈莱姆区

52、

一定是鬼灵精的小玉,用“心灵致动”操控了我的意识,让我做了一场“黄粱梦”。

但是,哪些是现实,哪些是梦境呢?

刚才,子弹打在身上必定是梦境,如果那是现实,我细腻娇嫩的肌肤早就千疮百孔了。

但是,剧痛的感觉是如此真实,不是说,做梦的时候没有痛觉吗?也许普通的梦是没有痛觉的吧,小玉能操控我的意识,也必然能操控我的感觉,所以我在梦境中无论是痛觉还是快感,都那么真实而强烈。

我很好奇的是,小玉操控了我的意识,是否也操控了王鑫的呢?

我掀开王鑫脸上的毛巾,拍了拍他的脸,“亲爱的,醒醒。”

“啊!”王鑫急促地叫着,整个身子仿佛触电一般剧烈痉挛了一下,从沙滩椅上弹了起来。

他一把抱住我,顺势滚倒在沙滩上。

“山口组!”他惊恐地向四周扫视着,“嗯?这是哪儿?”

我“扑哧”笑出声来,一翻身将他压在身体下。

“你梦见什么了?”我问。

“梦见?怎么会?我们不是在海里吗?山口组呢?”他紧张而诧异地连连发问。

“你的记忆还停留在海里啊!”我明白了,“是不是你搂着我躲在礁石缝里?”

“是啊……好像有一个大浪拍在我脑袋上,我撞上了礁石,昏过去了,再睁开眼就是现在这样,这儿明显不是纽约哈莱姆区!”

我很失望,原来在农场的那段野性而激情的浪漫时光只是我的美梦而已。那么我的肚子里也没有和王鑫的爱情结晶,所有幸福的感觉都是虚幻的,我不禁潸然泪下。

王鑫爱怜地捧着我的脸,“怎么了,为啥哭啊?”

我咬了咬嘴唇,羞涩地呢喃,“你会跟我求婚吗?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王鑫把耳朵凑到我嘴边,“浪太大,我听不清,你再说一遍。”

“讨厌你!”我大叫道。

我想从王鑫身体上下来,但他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腰。

“讨厌,放开我。”

“是你自己趴上来的。”

“你想干嘛,耍无赖呀?”

“是啊,我想耍无赖,赖你一辈子。”他的嗓音突然变得低沉,眼睛里充满深情。

“你----讨厌。”我小声地说,“不许反悔哦。”

“不反悔,让大海和蓝天见证,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会爱你一辈子。”他的手悄悄伸进了我的浴袍。

“你胆子真大哎,周围可都是人!”

“没关系,让他们也来见证吧,我要你给我生一大帮孩子。”他的手肆无忌惮地在浴袍里游走着。

“疯了,你疯啦----”我翻身爬起,向远处的灯红酒绿跑去,一路洒下我甜蜜的欢呼。

王鑫追上来,搂住我的腰,旁若无人地纵情热吻着我。

“讨厌,人家喘口气啦。”我用力推开他。

他搂着我的腰,一起向酒店走去。

“好像做梦一样,究竟是怎么回事?山口组呢?”王鑫继续他的疑惑。

“别急,我给你介绍个神奇的人,”我朝他挤了挤眼睛,“你可别惊掉下巴哦。”

53、

王鑫没有惊掉下巴。

惊掉下巴的人是我。

“鑫哥----”小玉欢呼着跑过来,热烈地拥抱着王鑫。

“好了小玉,哥被你勒得喘不上气了。”王鑫拍着小玉的后背。

我惊掉了下巴,“你们----你们认识?”

“姐姐,我可要当宝宝的干妈哟。”小玉眨了眨眼睛。

“什么呀,那不是我的梦吗?”我知道小玉是我梦境的总导演,她什么都知道。

“不可能我和你做相同的梦吧?亲爱的,我越来越糊涂了。”王鑫说。

“你是说,你也记得我有宝宝了?那难道不是梦?”我既欣喜又迷惑,“究竟是怎么回事,小玉,哪些是梦境,哪些是现实啊?”

“姐姐,干嘛一定要分那么清啊,你希望是现实的就是现实啊。”小玉甜甜地笑着。

我彻底蒙了。

“先来杯咖啡吧。”小玉说,“坐下慢慢讲,要跟上我的思维哦。”

咖啡浓郁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,但我和王鑫都没有心思去品味这些。

“你们躲在礁石缝里,姐姐你晕了,鑫哥也昏死了,如果我不出手,你们就会被淹死,所以从那以后都是梦境了。”小玉呷了一口咖啡,“但是,你们两个人的梦境是不一样的哦。”

“我们的梦境不都是你导演的吗,一样的导演会有不一样的情节吗?”我问。

“因为你俩的记忆不一样,所以梦境也不一样哦。”小玉说。

“我俩在一起的时候,经历是一样的啊,记忆怎么会不一样?”

“但你们之前生活的经历不一样啊,所以你们在梦境中关注的焦点也不一样。”小玉朝我挤了下眼睛,“姐姐关注的焦点是和爱的人在一起享受原始的野性和激情。”

王鑫眼睛亮亮地盯着我。哎呀,这个小玉,这种事也讲出来,羞死我啦。

“而鑫哥除了爱姐姐之外,他还是个博爱的人哦。”小玉笑着说。

我失落地瞟了王鑫一眼,难道他心里还有别的女人?

54、

王鑫的心里的确还有别的女人。

下面是王鑫的梦境。

我呛了一口海水,剧烈地咳嗽起来。王鑫被这剧烈的咳嗽声惊醒,他慌乱地抱紧我,努力保持着平衡,海浪随时会将我俩冲倒。

山口组的杀手向悍马残骸补了几梭子弹后,向甄才朗汇报了情况。甄才朗在了解了现场的环境之后,对这一片礁石产生了疑问。

山口组的杀手端着AK47逼近了礁石。

王鑫紧张地抱紧了我,他的宽厚的胸膛紧紧地贴在我裸露的后背上,浴袍整个飘浮在水面上,我几乎是裸着下半身站在水中。他强劲而剧烈的心跳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我敏感的后背,使本来就不安的我更加慌乱。

空中隐约传来直升机的轰鸣。

杀手们惊疑地向远处张望,轰鸣声越来越清晰。

突然,杀手们惊慌地叫喊了起来,纷纷调头跑向他们的黑色丰田。

嚣张的山口组惊动了纽约警方。接连发生的总统套间爆炸案和酒店停车场爆炸案使警方大为光火,而山口组动用火箭弹摧毁悍马的行为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向警方挑衅。阿诺警长在接到海岸警卫队的报告之后,亲自乘坐直升机赶往哈莱姆区事发现场。当警用直升机雪亮的光柱照射在海滩上的时候,山口组的黑色丰田正慌乱地在郊区公路上逃窜。

两架直升机轰鸣着向罪恶的丰田扑去,像猫头鹰扑向狼狈逃窜的田鼠。

王鑫抱着瑟瑟发抖的我爬上了礁石。

夜空乌云翻滚,偶尔闪现的一丝月光转瞬即逝。闪着警灯的奔驰停在悍马残骸附近,几名警察跳下奔驰,闪光灯频频闪烁,他们拍下了山口组的罪证。

我正要向警察呼救,王鑫捂住了我的嘴,“别叫,如果警察发现了我们,甄才朗也会知道我们还活着,会很麻烦的,警方不可能保护我们一辈子。”

我们趴在礁石上一动不动,直到警方离开。

我已经冻僵了,想动也动不了啦。王鑫背起我,沿海岸线向前跑去,灯火辉煌、尔虞我诈的都市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
我趴在王鑫宽厚的背上,剧烈的颠簸使我的肌肤和他的身体不停地摩擦,我感到血液在身体里奔涌,越来越热,渐渐地热到沸腾起来,脸上也开始火烧火燎,心脏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在胸腔里狂乱地蹦跳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
他也开始喘起了粗气。

“累了吧,”我说,“歇会儿吧。”

“不累,妹子。”王鑫说,“背着你,越跑越有劲。”

我羞涩地笑了,“总不能一直跑下去吧。”

“妹子,你要是愿意,哥就背着你跑一辈子。”

“讨厌!什么呀,就一辈子,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过去呢,我快饿死了。”

“别怕,有哥在就不会让妹子饿死。”

王鑫加快了步伐,他仿佛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。

“看啊妹子,前面有灯光。”王鑫开心地大叫,“有灯光就有人家,咱们有饭吃啦!”

“让我下来吧,一起跑会快一点。”

“你不是快饿死了吗,还跑得动吗?”

“跑得动,一听到有饭吃我就跑得动了,哈哈。”

“妹子,哥舍不得放你下来,说好了背你一辈子的。”

“你有病啊,背着我,我怎么吃饭怎么睡觉怎么见人啊?”

“那你答应哥一件事,我就放你下来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嫁给我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嫁给我。”

“我没听见,你再说一遍。”

“妹子,嫁给我----”他放声大喊。

“那你还是背着吧。”我羞涩地笑了,心里甜丝丝的。

“好嘞,哥背你一辈子----”他放肆地喊叫着,声音在夜空中久久回荡。

55、

这里散乱地坐落着几栋木屋,别的木屋都息了灯,只有这一栋还亮着灯。

木屋的主人是白发苍苍、双目失明的吉姆,他是个黑人,和他的孙女贝蒂住在一起。贝蒂在一公里外的哈莱姆区中心的一家吧上班。

哈莱姆区是美国纽约市曼哈顿的一个社区,是美国黑人文化与商业中心,也是犯罪与贫困的主要中心,1873年,哈莱姆区纳入纽约市。

老吉姆在等孙女贝蒂下班,所以灯还亮着。正是这灯光让我们来到这里,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。

老吉姆与孙女贝蒂相依为命。他是个善良的老头,不仅用他不多的余粮----土豆,拯救了我和王鑫饥肠辘辘的肚子,还将他的一栋闲置的木屋免费提供给我们居住。作为报答,王鑫主动承担了每晚接贝蒂下班的任务。

贝蒂是个漂亮活泼的姑娘,像一颗黑珍珠,她是老吉姆的开心果,也给我俩隐居的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。我们都很喜欢她,虽然我不懂英语,但她还是很喜欢跟我呆在一起,王鑫充当我们的翻译。还有,她的歌声甜美纯朴,如天籁之音。

王鑫在区中心找了份超市理货的工作,也常常回得很晚,正好,可以和贝蒂一起走过那条一公里长的公路,每到深夜,那条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,只有几盏鬼火般明灭不定的路灯,阴森可怖。贝蒂真是个勇敢的姑娘,要是我,可不敢一个人走这样的夜路。

山口组一定以为我和王鑫被干掉了,我们得以在这个被繁华纽约遗弃的角落度过了一段安宁的日子。

在那间虽然破旧,但被我收拾得整洁雅致的木屋里,我和王鑫度过了一段温馨甜蜜的时光。每天,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来,脸上总是洋溢着喜悦,尤其是看我的眼神----似乎他的内心有一座永远喷发不尽的活火山----他眼中的火焰熔化了我的心,我俩野性而原始的激情在木屋里跅弢不羁地尽情渲泄,他强健的身体豪放张扬地撞击我细腻娇嫩的肌肤,每一夜都让我痛快愉悦地飞上云宵。

欢悦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。

一个月后的某一个深夜,王鑫结束了一天繁重的工作,疲惫不堪地离开了超市。只要一想到马上可以看到我,他的脸上就洋溢出活力和喜悦,巴不得飞奔到我身边,和我痛快愉悦地共赴云宵。但是,他得耽误一会儿,还要去吧接漂亮的黑珍珠贝蒂下班,不能让善良的老吉姆担心。

“Hi,沃森老板,贝蒂呢?”王鑫在吧没有看到贝蒂,吧老板沃森亲自站在前台。

“王,贝蒂已经走了。”沃森说,“我也该打烊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走的,我怎么没遇见她?”王鑫问。

“大概半个小时前吧,她接到一个后就走了,”沃森说,“她告诉我,比尔找她有急事。”

“比尔是谁?”

“贝蒂的男朋友。”

“你了解这个人吗?”

“不大了解,贝蒂和他好像就是在这儿认识的。”

王鑫依稀记得贝蒂跟自己提起过比尔,但一直还没机会认识这个比尔。

“能借你的用一下吗,我给贝蒂打个。”王鑫有些担心。

“没问题,”沃森说,“这个漂亮的姑娘总是这么晚下班,我也很担心她。”

“奇怪,通了,但没人说话。”王鑫皱紧了眉头,“有比尔的吗?”

“没有。你给贝蒂多打几次试试。”沃森耸耸肩,“这部借给你,明天让贝蒂带给我就行了,我还有一部呢。”

离开吧,王鑫给老吉姆打了个,“吉姆大叔,贝蒂到家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王,怎么了,她不是刚刚到下班时间吗?”

“没什么,如果贝蒂到家了,您一定要打这个告诉我。”

挂断了,一阵冷风掠过,王鑫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哈莱姆区可不是一块善地,这里的吸毒者遍布各个阴暗的角落,全纽约三万名吸毒者中有两万名居住在这儿,而吸毒者为了得到昂贵的毒品,抢劫杀人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
幸好贝蒂是个朴素的姑娘,她也的确没什么钱,抢劫的人不会这么没有眼力。王鑫安慰着自己。

昏暗的路灯下偶尔会有几个行人像鬼影般一闪而过,黑洞洞的小巷子里飘出一股腐臭味。心急火燎的王鑫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贝蒂的,但总是接通了没人说话。

王鑫像一只无头苍蝇,漫无目的地在黑暗的街道上奔跑着,呼喊着贝蒂的名字,不祥的预感一阵紧似一阵地揪住了他的心。

他再一次拨打贝蒂的。

也许是冥冥中有什么在指引,王鑫拐进了一条黑暗的小巷。巷子里弥漫着奇异的夹杂着醋酸的甜香,是heroin的气味。

隐隐约约传来铃声。王鑫屏住呼吸,顺着若有若无的铃声找过去,在一堆垃圾前站住了。铃声就是从垃圾堆中传出来的。

他的手有些颤抖,心提到了嗓子眼,扒开垃圾堆,不会看到贝蒂的尸体吧!王鑫绝望地想着。

他胆战心惊地翻开黑乎乎的垃圾,铃声越来越清晰,他顾不得越来越刺鼻的浊臭,加快了手上的动作,一部闪着蓝光的豁然出现在眼前,屏幕上显示着沃森的来电号码,正是贝蒂的。王鑫松了一口气,也许是太低档,被窃贼遗弃在垃圾堆了吧。

老吉姆的打过来了,王鑫欣喜地划动接听键,“吉姆大叔,贝蒂到家了吧!”

“王,你在哪,贝蒂从来没有这么晚还不回来过,天啦,我的贝蒂……”老吉姆哽咽着。

王鑫的心陡然下沉。他的视线被附近的垃圾箱吸引了,似乎有一个神奇的声音在呼唤他,他冲过去掀开垃圾箱盖----可怜的贝蒂瞪着绝望的眼睛,全身赤裸地蜷缩在里面,身体上布满血污。

北京市丰台区铁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
滕州市精神卫生中心
常德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
菏泽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泰州著名白癜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