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吟游刺杀录 第八十八章 我就说快了吧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7:26:17

吟游刺杀录 第八十八章 我就说快了吧

两人话题转换,聊起小说。凯文也算了解斯达特,当他说“快了”的时候,可能只是敷衍,但当他说“真的快了”的时候,那多半是真的快了。

凯文随手从抽屉里拿出自己新写的稿子,递给斯达特,也有厚厚一摞,随口开始介绍一番:“我说过,这本小说以吟游诗人为主角,也算是我的本行。而且我设定,在我小说主角笔下,他的主角也是一位吟游诗人,也有一位。不但如此,这位吟游诗人的笔下主角也是一位吟游诗人。而这位吟游诗人的笔下主角,还是一个吟游诗人,身边也有。”

斯达特:“……”

“简单来说,那就是我笔下的主角的笔下的主角的笔下的主角的笔下的主角,还是一个吟游诗人。”凯文归纳总结。

斯达特:“……”

“你看看有什么意见没有?”凯文问。

斯达特粗略翻动一下:“哦?只有八十七章?第八十八章呢?”

“正在写。”凯文很诚实。

斯达特粗略翻完,开始从第一章认真读,作为一目十行都是基本功,只是片刻时间就看完三章:“第一章只是介绍背景?第二章又是介绍主角的父亲?这个……”斯达特显得有些迟疑。

“怎么了?”凯文问。

“前几章还是非常重要的,最好把冲突和矛盾全都凸显出来,才能更加吸引读者,”斯达特回答,“我知道你有你的风格,我也不是要你更换风格,只是希望更加的附和商业化的需求。”

凯文沉吟片刻:“那么,的意思是?”

“你可以开篇写一个龙套贵族,在你的吟游诗人主角演说的时候,跳出来反驳,甚至中伤他,但被主角强势喷翻,之后贵族就动手,但依然打不过主角。于是贵族叫人……”斯达特随口说了一个套路,“当然具体还得你看着剧情设定。我只是建议。”

凯文拿回稿子,回翻片刻,开口:“要增加冲突,也可以。我可以把中间这一章,直接提到第一章。这一章也算是我对一些主流小说的看法,冲突也够,放第一章也很合适。”

斯达特接过来看看,点头同意。

“章节名就叫做‘为了冲突不得不写’,”凯文思维活跃,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斯达特有些诧异:“为什么要写‘不得不写’呢?弄得我逼你一样。”

“因为我可以把我和你现在的对话,安插在后续章节中,成为一个彩蛋。不如就写在第八十八章吧?”凯文聊起小说,就变得非常兴奋,“我甚至可以给主角笔下的主角笔下的主角笔下的主角的小说中,做类似安排。当读者回头之时,他们就会恍然发现,这是个巨大的彩蛋。”

“我从未见过如此明目张胆的彩蛋。”斯达特忍不住吐槽。

聊起小说总是比较愉快,但眼下的问题却终究也要解决。斯达特还是把话题拉回现实:“如今你算是又得罪了一个参谋。这人虽然没什么实权,但到底也是上位人物。你打算怎么办?”

凯文摇摇头:“想办法牵一匹马来,然后练习马术。”

“你终于也还是只能妥协啊。”斯达特显然不意外。

“人在屋檐下,我也没有办法,”凯文摇摇头,“上位者训斥下位者,总是特别容易。‘你这是在怪我?’‘你怎么自己不去问?’‘为什么别人都这样,你却要那样?’套路太多。而下位者想要反驳,却是太难。”

“原来你也知道?”斯达特笑。

“当然知道,”凯文回答,“而且军营不比外界,军队内有时候都是不讲道理的,我也不是第一次领教。该忍的,只能忍着。”

“不过感觉你不想是一个会一直隐忍的人,”斯达特回答,“你不会是想到参谋的门前夜训吧?”

“隐忍都是无奈的做法,但却也是每个人必须经历的过程,”凯文回答,“没有人能一出生就天下无敌,遇到强者,不能力敌,也不能智取,那就只有隐忍。至于以后会不会爆发出来,那只能以后再说。说不定以后我心胸开阔,都忘了这事也有可能。毕竟,目前都只是小伎俩。”

斯达特摆摆手:“你是不知道参谋是谁,这人叫潘杜.笔,据说也是将军的一个什么亲戚。最近有说法,试图把自己女儿嫁给赛因,进一步拉近关系。所以,他会针对你,几乎是很显然的事情。”

凯文冷笑:“哼!姓‘笔’的人还真是少见,我游历这么久,也只是知道一个叫艾斯.笔的人。”

斯达特:“……”(注:艾斯.笔――吟游诗人中流传极广的一个著名白痴,他的愚蠢已经难以形容,最终不得已用他的名字,代表最高阶段的愚蠢。通常吟游诗人辩论,骂人蠢猪蠢驴都没事,但骂人艾斯.笔,立马就会卷起袖子干架。所以吟游诗人中也有不成文的规定,骂人不骂艾斯.笔。)

如今凯文开口这个词,虽然只是私下里说说,但显然也表现出凯文心中的愤慨。他的涵养在面对那个参谋之时,也逐渐消失。

“想要上位者闭嘴,最简单的方式还是展示实力,”凯文叹息,“不过投石车的技术含量,仅仅看训练一般人也看不懂。这些人只会在意斗气的颜色和魔法的强度,再等两个月吧。军演之上,我应该能一展所长。”

“可是,你只有一辆投石车?”斯达特无奈,“在战场上真的能发挥多大威力么?何况如果将军真的要整死你,派你冲锋当炮灰,你也得乖乖的去啊。”

“将军如果真这么下命令,将会被所有其他军团的人耻笑,”凯文回答,“即便想整我,众目睽睽之下,也没这么容易。这些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两人又聊了片刻,凯文心情渐渐平复,送走了斯达特,一个人继续写第八十八章。

傍晚时分,将军回营,参谋向将军汇报今天的情况。反正凯文一直就待在自己屋里,除了斯达特也再没有别人来找他。

第二天上午,凯文找到将军:“将军,我昨天才知道,原来我的年终考核还要考骑术?”

将军沉默片刻,就干咳了一声,算是含糊过去。

“既然要考核骑术,那我希望能配备马匹。”凯文开口,“也算是为了下一次考核做准备。”

“那就……自己取马房找找吧。”将军抬手打发。

“将军,请给我批文,马房的人如果没有将军命令,是不可能给我马的。”凯文回答。

“你就说我说的就行了。”将军一挥手。

“将军,其实我已经先去马房了一次,”凯文回答,“今年马房已经没有好马了,身下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,难以训练。”

“那就……再等等吧。”将军敷衍。

“那么将军,请写一道批文,待马房新进马匹之时,优先给我一匹。”凯文步步紧逼,“我还没有马,其他战士都有马,总是要先考虑没有人吧?”

将军:“……”

“对了,还有马草,”凯文接着说,“据说马草很贵。”

凯文再开口:“总不能借别人的马训练吧?而且我堂堂一个大队,一匹马都没有。大队严重缺编,经费严重短缺,将军这些问题什么时候解决?”

“这些大家都有问题,”将军开口,“放心,你的问题一定尽快解决。”

“那就配一匹马吧?”凯文开口。

雷之骑士团战斗用的军马绝不是一般的马匹,也都是千挑万选的良驹。同时这马草也是问题,这可都是进过特别工艺加工过的马草,绝不是路边的野草可比,凯文说很贵,那也是实话。关键还是,给凯文配马实在完全没有必要,等于浪费钱,目前整个财政其实都是将军自家人把控,浪费军队的钱其实就是浪费他们自己的钱。

片刻,将军还是深吸一口气:“你先等一会,我马上开会,开完会再讨论这个问题。”

凯文当即就站到一边等等,几个卫兵过来把椅子搬上,摆成会场的样子。凯文只是在边上看着,将军则伏案写字,大家都不说话。

不一会儿,几个独立部门长官前来开会,见凯文先到也不说什么,各自坐好。参谋也进来,两人各自扫了对方一眼。

出乎意料之外的是,会议开始,将军肯定了凯文的功绩:“凯文是新进军官,接受投石车至今,也弄得有声有色,甚至超出一般投石车的水平,一人操纵。军队重器得到运用,这的确是凯文一人的功劳,我们应该予以肯定和表扬。”

凯文相当诧异,表情都有些僵硬。这好比整天算计想整死你的人,突然今天笑着拍着肩膀说大家是兄弟。边上其他几位长官也都直勾勾的看着将军,显然也有些难以理解。边上参谋脸色变了变,一时间有些举棋不定。

“参谋,你也讲两句。”将头扫了边上一眼。

参谋干咳一声,当即也和昨天判若两人:“昨天的事情,你也不要怪我。雷之骑士团的确一直都有这个规矩,不过呢,我已经算你合格了。以后你只要还是投石车长,就不会再考你骑术,这点你放心。”

凯文只能干笑:“啊,没事。昨天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我骑术不精,也的确需要下一步加紧训练。”

“咳咳,”将军干咳打断,“骑术这方面呢,你可以练,但我就不做强制性要求了。”

凯文惊讶:“不是说雷之骑士团战斗部队,个个都必须会骑马的么?所以才称之为骑士团?”

参谋闭口不言,将军还是开脱一下:“那是以前嘛,时代会有变化的。各种重型器械的出现,必然会让军队战斗产生重大变革,凯文的位置其实还是比较重要的。”

凯文依然有些难以置信,不过他可不会因为听到两句好话,就立马得意忘形的人,这其中必然有某种隐情。恐怕也绝不是凯文随口几句“要马”能让将军改口的,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

随后,将军谈起了昨天的见闻。昨天将军外出,去了炎之骑士团参观一番,作为王国另一个著名骑士团。将军惊讶的发现,他们已经有了相当的重型设备,其中甚至还有一把30米长的大刀。

巨型长刀和巨型法杖的概念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了,最初是为了搭配巨型傀儡术,比如莱恩帝国的巨型岩石傀儡、精灵族的战争古树等等,让傀儡手中多一件兵器,以造成更大的杀伤力。最终巨型法杖发展了出来,甚至可以舍弃巨型傀儡术而独立使用,但巨型长刀却一直被认为是没什么意义的。

因为傀儡本身的手脚就可调节,本身就极其坚硬极其刚强,无须在追加近身兵器。但楼保勒国却将之还原了出来,而且又是脱离的巨型傀儡术单独使用。上次凯文路过王立学院听到只字片语,却没想到这么快已经做出了实体。

据将军所说,巨型战刀还只是试验品。其如何运输,如何维护,如何融入现有战斗体系等等还有待商讨,真正技术成熟恐怕要两三年之后。但是其威力,却是不容置疑。

仅仅二十个三阶战士,用斗气驱动,战刀如同闸刀一般落下来,前段劈出长达500米的斗气斩,与投石车距离基本相同。地上露出三米多深的鸿沟,所到之处真是片甲不留,斗气颜色还是红色,但如果剑圣中招,却也是必死无疑。欧德将军自己就是剑圣,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面对一把两把,尚可躲避,如果十来把甚至跟多,那就躲无可躲。

何况目前技术还没有成熟,如果是高阶战士驱动巨型战刀呢?巨型法杖已经有多种法术可以支持,巨型战刀以后必然也会如此。

将军叹息,个人实力将变得渺小了,对于身处顶尖战斗力的人来说,都是不愿意看到的。原本巨型法杖出现,但其发动缓慢,如果近战至少还没多少威胁。但如今巨型战刀却似乎要填补类似空白。

“凯文,你作为我军唯一一个重器研究人,你有什么看法?”将军问。

“其实没必要伤感,”凯文回答,“个人实力和重器发展,本身并不冲突。所谓重器,其实就是手里武器的延伸,即便是剑圣大魔导师,战斗之时也还得用剑用法杖,当然这些必然都是神器。而随着技术条件的发展,我们把同样的剑和法杖材料做大,虽然不易隐藏,但却威力却更为巨大,而且几个低阶战士法师也可以操纵。这可以说,也是发展的必然。”

“论骑兵水准,我们已经达到顶端,再上一步恐怕很难。此时完全可以稍稍转型,”凯文开口,“我个人建议,增加我的投石车经费,增加我的编制数量,增加投石车数量。”

将军:“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东莞市大岭山医院预约挂号
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预约挂号
防城港治疗盆腔炎医院
南京治疗睾丸炎费用
岳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