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村姑修仙 第四节 姥姥的最后一面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8:45:35

村姑修仙 第四节 姥姥的最后一面

“呼……累死我了。”如果我现在有手有脚的话,估计都该抽筋了。运用戒指穿梭的能力,整整一条街,就这么的让我收进了戒指里,我心里那个美啊,都笑疯了。这个戒指真是个宝贝,能收这么多的东西。

就在收东西的过程中,我出现了眩晕的情况,灵魂状态出现眩晕,应该是书中所说的阳气不够,不足以支撑戒指了。

飘飘忽忽的掉在一块未碎掉的玻璃上,原来这是一个玉佩展示柜,因为在地下所以很暗,本应是看不清的,但不知为何,我却见到了玉佩周身发出的盈盈绿光,就像那玉佩发出诱人的‘香味’,在叫嚣着‘吃了我,吃了我’。下意识的我就把玉佩收进了空间,就在收进去的那一瞬间,我感觉灵魂里充满了能量。

知道支撑我灵魂的能量是什么,我便到处寻找玉佩来‘吃’,到现在都已经一天多了,都没有眩晕之类的情况了。

扫荡完毕,看着变得空荡荡的各个商铺,返回了我的‘尸体’旁。我的身体已经停止的呼吸,也变凉了,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可能是戒指有什么奇特的效果吧,我的‘尸体’并没有开始腐烂的迹象。

我被埋的地方还是很深的,搜救队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把我挖出去。我生的时候没有回去家乡,我不想死了都永远埋在这种地方,我的灵魂附在戒指里,能量也不知道能支撑到什么时候,无论如何我都想要回去看看。

当务之急是要让他们赶紧发现我的‘尸体’,现在我的‘尸体’是死物了,应该可以放进空间里,我试了试还真成功了。急忙飞到了今日正在施工抢救的地方,有一位志愿者挖到了一块空隙上,那块空隙正好可以容一人,我忙把我的‘尸体’放了进去。

如愿的我被挖了出来,躲在石头后面,我生怕他能看见现在的我――一块会飞的玉扳指,到那时可就事大发了。可是看见渐行渐远的我的身体,急的我破罐子破摔了,忽的飞了出去,心里不停的祈祷‘我是隐身的,我是隐身的。’幸好戒指还真的隐身了,我在好几个人的面前晃悠了几圈,都没有被发现,我便跟着我的‘尸体’飞着。

过来认领我尸体的是邵姐,她眼睛红肿着,应该是哭过了,显得十分的憔悴。还真是阴阳两相隔了,想起邵姐这两年的帮助,我还没来得及报答呢。

认完尸体,那些人就把我推走了,应该是去火化的吧。我也不想看到那种场景,就跟随着邵姐回家了。家还是那个家,只可能心情的原因,竟感觉有些萧索,孤寂。邵姐也不休息,开始收拾我的遗物,东西也不多就是几件衣裳,和化妆品。之前的东西我都收进空间了。

我想到如今我也算是孤魂野鬼了,存折和钱对我来说也没用,不如留给邵姐,让他转交我亲人,或是她自己用也比在我空间里强。见她还没有收拾到床下的铁盒,我忙从空间里拿出了我的存折和钱放进了铁盒里,可是我在搜刮东西时,也把他们货柜的钱也收了进来,如今装满了铁盒都没装完。邵姐知道我赚了多少钱,所以还是不要太多,免得引起不必要的事情。我又收回了大部分,得钱只留了三四万元现金。至于存折的密码,当时是邵姐为我办的,他应该知道的。

“滴滴……。”就在这时,邵姐的响了。

“你到底要怎样啊?我都说了牛牛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邵姐接起,一通大叫。我从没有见过邵姐这么激动,忙上前仔细听。

“那是我们刘家的种,我都去做过dna鉴定了,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残忍,不让我们父子相认啊。”对方语气有些无赖的说着。

“你让我堕胎是什么时候,现在又来跟我要孩子。你还真有脸啊,以你家的条件,一只要一句话,有的是女人要排着队给你生孩子,你为什么就咬定我了呢?”邵姐气的哽咽着说道。

“切,我管那么多,反正我就知道你不让我见我儿子。啊,对了,法院的传票已经送到你家了吧。”

“你……!你休想要我的儿子!嘟!”邵姐挂掉,曲起身子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原来是牛牛的爸爸来的,这人也太厚脸皮了吧。先不说当时她逼着邵姐堕胎,就说这些年邵姐挣钱,辛辛苦苦的养大牛牛的这份累和辛苦,我可是看在眼里的。而那个只贡献了小蝌蚪的男的,竟然现在来要孩子,凭他也配!

看着哭泣的邵姐,我顿觉无力。她家出了这种事情,我没帮上忙就算了,现在又因为我的事情,更使得她疲劳了吧。

“滴滴……。”又响了,邵姐忙接起,看都没看的吼了一句:“都说了孩子是我的,死都别想跟我抢!”

“呃……那个……”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响了起来,这不就是四年没见到的娘的声音吗。一般都是姥姥给我来的,不知为何,老妈竟来给邵姐来。

“啊,不好意思……哦,你好。请问您找谁?”邵姐忙回到。

“那个,我是胡唯的妈妈,我打她也不接,这个号是他留下的另一个号,我打了打看看。”

“小唯……呃,阿姨有事情吗?小唯她,不在。”邵姐可能还不想让我娘太过担心我,所以暂时隐瞒了。

“家里有点事,如果你看见她让他赶紧回来吧。”

“好的,阿姨。”

“那麻烦你了。”说着娘就挂了。

“阿姨放心,我会带小唯回去的,唉……”说着邵姐继续收拾起来。

不一会儿又来了一通,是关于我的骨灰的。邵姐正好收拾完了,把我的东西放到了车上。应该是准备开去拿骨灰,直接送回我家。就在这时,一辆锃亮的宝马车挡在了前面,从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。

“你这是要上哪啊?”欠扁的声音响起,我一听这不就是刚才,欠扁的负心汉吗。果然油里油气的,让人讨厌。

邵姐直接无视了他,上车准备绕出去。那男的也上车准备跟着,我可不干了,让你欺负邵姐,见邵姐开走后,我忙把他的车收进了我的戒指里。看着跌坐在地上,一副见鬼了的表情,我笑嘻嘻的扬长而去,追邵姐。反正此后这位刘少爷被吓得,心里留下阴影,再也不敢开车了,也没有再找邵姐麻烦,当然这是后话。

落在邵姐车上,离家越近心里就越发的悲凉。家里人见到变成一堆白灰的我,会是什么表情啊?不知道,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竟然都给邵姐打了。邵姐开着车,很快就到了胡埠村,找到了我家。

此时正是做饭的时候,可是家里却空荡荡的。

“你找谁啊?”隔壁的王大妈路过,见陌生人进了胡家,忙上前问。

“哦,阿姨您好,我是胡唯的朋友,过来拜访一下的。”

胡三家的二闺女跑城里打工(胡爸爸怕丢脸才这么说的),那是村里人尽皆知的事情,一两个城里朋友来也是正常的,忙说:“哎呦,你是不知道啊,前两天她姥儿去了,去之前一直念叨着胡唯的名字,这孩子也真是的,出去打工也不知道回来看看,连她姥儿的最后一面也没见着。……”王大妈还要絮絮叨叨的说,忙被打断了。

“什么?那他们在哪里?”邵姐忙问道。

“啊,今天去火化去了。唉……可怜的老太太,就这么没了……。”王大妈还在碎碎念着,我听完后以最快的速度飞向了离这不远的火葬场。

“呜呜……姥姥,千万别火化啊,让我看你最后一眼……”我用尽了全力飞着,不一会儿就到了,还好因为人多,还没有排上。

我忙飞到了姥姥的身上,看着眉头紧皱的姥姥,一滴透明的眼泪从玉扳指上滴落,正好滴在旁边妈妈扶着的手背上。

“咦?下雨了?”妈妈摸着手背上的泪滴,嘴上说着,心里却感到了莫名的熟悉感。

“妈!爸!”我看着变得苍老的爸妈,低喃道。

“胡老三,该你家了。”就在这时,旁边的管理员喊了一声。

“好。”爸爸说着忙拉开了,把这不放的妈妈。

我跟着姥姥进去了,慢慢的看着姥姥周身燃烧着。

“姥儿,你怎么不等一会儿我再走啊。”突然只见姥姥的手腕上亮了起来,啪的一声,凌空飞起了四个小珠子,围着戒指转那转,然后瞬间靠拢嵌了进去。我只觉越来越热,神智开始涣散。在我晕过去之前,看见了姥姥皱着的眉头松开了,嘴角笑着,很安详。

我这是要魂飞魄散了?唉……再见了,我的家人。

~~~~~我是分界线~~~~~

“请问,是胡唯的家人吗?”邵姐开着车,总算是赶了过来。

胡妈妈转头,见是一位穿着黑衣的女子忙回答到:“是啊,我是胡唯的妈妈。你是他信里提起过的邵姐吧,胡唯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妈妈向后探着头,希望能见到女儿的身影。

邵姐很是无奈和同情这位母亲,一下子母亲去世,不想女儿也没了,跟她说小唯没了的事,不要太激动才好啊:“阿姨,我跟您说件事情,您不要太激动啊。”说着转身开了后备箱,取出了我的骨灰。

胡妈妈不觉得有些不详的感觉,总感觉背脊发凉。

“阿姨,前两天小唯去逛街,准备买一些东西好回老家。结果遇上了地震,被埋在里面,今天上午被挖出来了。已经……死了。这是她的骨灰。”邵姐哭着说完。

“嘭……!”一连受到打击的胡妈妈晕倒了。

“老婆,老婆,你怎么了!”

“妈妈,妈。”

“老三家的。”

……胡家乱成了一片。

胡妈妈醒过来之后,邵姐就把我的遗物、存折和几万块钱现金给了胡妈妈,接着便告辞回去了。胡妈妈看着加起来十来万的存折,忽然把人都赶了出去,谁都不见,饭也不吃,只是一个劲儿的抱着我的骨灰盒,哭着低喃:“二丫啊,都是妈妈错了,我不应该为了那点钱逼你了,那样也就不会把你逼去sh,我也就不会等来的是你的尸体了。……二丫,妈错了。你没了,可让妈妈怎么办啊……”

东海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大连市口腔医院怎么样
云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
六盘水癫痫病医院那家好
咸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