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道 第590章 暗潮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22:19:25

道 第590章 暗潮

“隆国公稍安勿躁,此事兹事体大,需要从长计较,万不能鲁莽行事。”昌运候劝说着隆国公,但自己的脸色却同样阴沉无比。本以为那裴林是一将才,谁曾想率领百万精兵夜袭萧字部,竟是落得如此地步。

近日来据探子回报,戎**就此事大肆宣扬,士气又有提升,想到这点,他便想吼一句“竖子误我!”但看着隆国公咬牙切齿的模样,昌运候还是聪明的将心中念头尽数压下,以免给自己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稍安勿躁?”隆国公冷笑一声,“昌运候说的倒是轻松,但今日死的是本公最喜爱的儿子,让我如何不怒,如何不急!”

“本公不管怎样,是一定要为我儿报仇的,希望昌运候出兵将那杀害我儿之人碎尸万段,否则难消本公心头一口恶气!”

昌运候强忍着心中不耐,沉声开口,“且不说眼下我军乃是守城之战,若派遣大军正面厮杀必然要落得溃败之局。而且国公应当知晓,那萧晨乃是燕皇室血脉,能够融合十万将士力量出手,若万一是那身份背景通天的人物,将他杀了倒是无妨,一旦招惹下了麻烦,怕是对我羯国来说顷刻间就有灭顶之灾!”

“此事本侯已经上禀国主,如何处置还要听凭国主的意思以及军中探子的消息,若确定那萧晨并无背景,再做打算不迟,还请国公明白本侯的难处。否则出了岔子,本侯承担不起,怕是对国公也无好处。”

隆国公虽然怒极,但终归没有失了分寸,听得昌运候所言强硬,口中冷笑一声,“好!既然侯爷开口,那本国公便在这等着。只要那萧晨并非燕皇室重要人物,我便一定要让他葬身战场之中,以慰藉我儿在天之灵!”

...

凤阳郡。

羯国主手持两份军报,脸色阴沉,眉眼间露出一丝为难之色。

这两份军报一者出自他的心腹大将昌运候,一者出自实力超强的隆国公,所说的都是裴林阵亡之事,但表达的意思却完全不同。

昌运候的军报中隐晦表达了对隆国公向他施压意欲干涉军务的不满,更是进谏国主万勿答应隆国公的要求,冒险出兵为隆国公之子报仇。

而隆国公的军报则是字里行间弥漫悲哀之意,直言自己一生为羯国数度出生入死,为王国屡建功勋,如今却要眼睁睁看着亲子死于面前却无能为力,心中悲哀怒火跃然于纸上,显然是经过麾下谋士一番润色方才送来。意思也很简单,希望国主可以看在他之前的功勋上,让他为子报仇!

心腹大将昌运候的进谏自然是极有道理的,羯国主也不想让大军出现不必要的损伤,更不愿渔阳郡出现任何意外。但隆国公与他关系莫逆,尚未成事前便是他身边一大助力。在建立王国后虽然因为痴迷修炼双方稍有疏远,但正因为如此不干涉半点国政,却对他掌握大权极有好处。

而最为重要一点是他的修为,如今已是虚创世境,随时都有可能成就真正的创世大能,若在此事上不能处理妥当让他寒心,怕是对王国稳定不利。

“这是昌运候与隆国公先后上的军报,丹卿看看如何处置为好?”

丹作月,羯国主座下重臣,平日里便颇得器重,心思缜密计谋百出,此番大战自然被羯国主带在身边以防战局出现意外也好随时请教。

施礼后将两份军报先后看过,丹作月眉头微皱,“国主,此事确实不好处置,但依为臣之见,昌运候所言虽然有理,但隆国公痛失爱子之情却不得不顾及,否则极易生出事端。”

羯国主缓缓点头,“丹卿所想与孤不谋而合,若此时此刻不允,怕是隆国公心生怨怼,对国势稳固不利。”

“国主说的极是,即便损失一些兵将,想必以昌运候之能也足以守城,只要再坚持两月,戎国大军士气必然颓败,到时便是国主大军压上逆转战局之时。况且,若是当真顺利毁了戎国的萧字部,也可重创敌军士气,振奋我军军心。”

“既如此,孤便允了此事,让昌运候与隆国公权益行事吧。”

“国主圣明!”

###########

“回禀大帅,消息已经探查清楚,殒落在萧大都督手中敌将名为裴林,乃羯国隆国公爱子,此番欲要借除灭萧字部之事为其争夺功勋,却不想竟落得横死的下场!”军师手中拿着军情署最新传递回来的情报,脸上满是兴奋之意。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大帅的谋算,细细想来若是成功,必然是一场久违的大胜。

呼雷大帅高坐帅位之上,闻言仰首而笑,“这萧晨果然是本帅的福将,两次胜利尽皆振奋军心,此番又给本帅点出了这样一次绝好的机会。此事能成,打下独山县城的把握就多了几分,不济也能减少我军伤亡。”

“大帅所言极是,萧大都督修为不弱,又颇有手段,如今眼看着就要再建功勋,日后未必不会成为大帅的左膀右臂。”军师笑着开口,他与萧晨私交不错,若他得意,他地位自然也能更稳固一些。眼看大帅高兴,自然不妨顺水推舟说两句好话。

“此事成与不成尚在两可之间,就看这隆国公会不会一怒出手了。”呼雷大帅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丝冷冽寒意,“本帅的意思你应该已经猜到了,这便去准备吧。记住,此事一定要保密,决不许露出半点风声!”

“诺!”

军师凛然行礼,转身大步离去。

...

萧晨正在巡视新建大营,如今不时有新军从后方加入,营地规模一再扩建,比较之前大了数倍以上。

经过连续连番厮杀,一种名为杀伐决断的铁血气质开始在大营之中缓缓生成,虽然尚算稀薄,却依旧让新入营的将士心中凛然,不敢有半点放肆。

一队队甲胄将士手持长戈迈着整齐的步伐在大营之中巡视,遇到大都督巡营自是停下恭谨行礼,却没有任何停顿,一礼之后继续巡视,军威严谨。

萧晨微微点头,心中生出些许满意。

“报!大都督,大军帅帐使者持大帅信物而来,如今已在将帐之中等候。”一名亲兵快速来报,单膝跪倒恭谨开口。

帅帐使者!

萧晨目光微闪,莫非...但他脸上却无半点异色,微微点头直接中止了巡营,在亲兵拥簇中向将帐行去。

“帅帐使者前来,许是有军情要务与本督商议,你们留在帐外等候。”

“是,大都督!”

萧晨挑帐入内,看着将位所做之人,心中一惊,“啪”的一声恭谨行礼,“末将参见大帅,不知大帅亲至,若有轻慢处还请大帅宽恕。”

不怪萧晨震惊,此刻帐内使者不是他人,正是呼雷大帅本人,只是此刻他却穿着一身寻常帅帐亲兵甲胄,再加上收敛了自身气息,竟是无人认出他的身份。

“无妨!本帅孤身而来本就是不想被人察觉,你且起身回话吧。”呼雷大帅摆手开口。

萧晨称是,脸上化为凝重之色,“今日大帅隐迹而来,想必必有要事,不知是否有需要末将配合的地方,还请大帅吩咐就是。”

呼雷大帅眼底闪过一丝赞赏之色,这萧晨果然是个可堪栽培的角色,心思灵敏且极懂得分寸,不该问的半句不问,干脆利落,让他心中颇为满意。

“此事还需要你的配合,本帅自会将事情告知与你,但此事绝对机密,萧字部除你外绝不能有第二人知晓,否则以泄露军情论处,本帅决不轻饶!”

“诺!”

...

小半个时辰后,萧晨借口带帅帐使者巡视军营,又寻了由头将身后诸人打发离去,两人一前一后在军营中游走起来,不时进入新建的军帐中检查一番。

两个时辰后,萧晨送走了帅帐使者,然后宣告七座军帐不符合标准,已被帅帐使者记录在案,暂时化为禁地任何人不得靠近,等待帅帐处置。

###########

“国主已经应允,昌运候,我想此刻你应该不会再有阻拦了吧。”隆国公手持国主传信而来,嘴角带着一丝冷笑。

昌运候早已知晓,但此刻心中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,却也知道这是国主为安抚隆国公的权宜之策,虽然为无辜枉死的将士感到不值,却不会再去横加阻挠。

点了点头,道:“本侯已接到国主传令,要本侯就此事配合隆国公。不值国公欲要如何?”探子已经打探了消息回来,萧晨乃是小千界飞升修士,既如此他身上即便真的有大燕皇室血脉也不足为虑,否则此事岂会这般简单答应下来。

隆国公虽然对昌运候之前一番阻挠颇为不满,但他毕竟是国主器重之人,眼下之事又需要他的配合,倒也没有出言为难,直接开口,“本侯要借昌运候手中千万精兵,以排山倒海之势将萧字部彻底粉碎,斩杀千万为我儿殉葬!”

千万军!

昌运候心中一疼,沉默片刻还是缓缓点头,“好!千万精兵,本侯随时可以调拨过去听凭国公吩咐,可不知国公欲要派遣何人为将带军前往?”

隆国公微微点头,既然昌运候识时务,他自然不会生事,“此事便不劳烦昌运候了,本公膝下尚有一些不成器的子孙在军中效力,此事便由我第十七子与第三十二子各自带军五百万出城就是。”

昌运候暗中摇头,知道这位隆国公丧失爱子后,此刻已经将注意力落到了其他子嗣的身上,现在在他眼中除却裴林外,便是这两个儿子最成气候。

这一次报复性出兵,也是为了考较两人分出一个高下,怕是表现出色的一个,会直接成为隆国公全力培养的下代继承者。至于他们的安全...有萧字部不远处的传送法阵,足以让他们在亲兵护卫下安然退走,至于其他羯国将士,怕是只能奋勇杀敌为国捐躯了。

念及此处,行伍出身的昌运候心中不由生出一股烦躁,深深吸了口气方才心中躁动压下,脸色却不觉淡漠了许多,淡淡开口,“既如此,本侯便提前祝国公大仇得报。”

隆国公也看出昌运候心中不快,却未曾将其放在心上,暗自冷笑一声,眼下他已是虚创世境强者,距离真正踏足创世之期不远矣,日后一旦突破,裂国分疆倒也未必,但地位必会大涨...到时再来收拾此人,想必国主也不好插手。

“本公告辞!”

“不送。”

两位羯国高层的会面,在不愉快中结束。

###########

江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涞水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大同治疗阳痿方法
南充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玉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